第十七章:神降中阴(1 / 2)

空间划界,联通两境,看似近在咫尺,实则相去甚远。

无边黑暗之中,神元护持两人身形,妖邪不近,恶鬼避退,神威难撼,直往非属人间之境。

就在此时,一道赤红剑光迎面疾射而来,白秋霜掌劲一摄,魔剑阎帝入手,太易之气加持功体,二人行进速度陡增。

蓦然,黑暗终结,目光尽处,映入广若酆都之境,如历三途河界,甚有冥图万象。

生与死的交界,是不同于其他境界的体验。

“这便是中阴界吗?所谓生与死之中继站,未免有些名不副实。”

周身有神元护持,将一切不利因素都隔绝在外,槐生淇奥看着下方的境界,有些疑惑。

苦境死亡的高手何其之多,正道中人还好,若是其他枭雄霸主,其元神之强,不免在这中阴界之内大闹一番。

但此刻,她并没有察觉到,中阴界之中有太强的气息。

“哈~中阴界,只负责苦境凡人的生死中继,但凡有些实力的,除非天命使然,不然都是走的另一条路。”

苦境这地方,管生死轮回的都不止一条路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。

就中阴界这实力,给他放两个苦境枭雄进来,能给他折腾的翻天覆地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她是看出来了,白秋霜对中阴界有想法,但此地情况特殊,有功体护身的高手还好,若想大规模用兵

“既然到了,便与这方境界打个招呼吧。”

按照常理来说,若无宙王之通界令,寻常人进中阴界,不仅没有安全保障,最多也就只能停留十九日。

但,常理终归是常理,而有些人,不能按常理来看。

功体运转,两人身形跨越空间裂缝,进入中阴界。

雄浑巨力压下,中阴界上空顿时万雷齐鸣,空间裂缝之中,景象为之一变,好似天地初开,清浊初定,再闻

“生无悯,命无怜,谁登彼岸,何人涅槃;辟地开天清浊现,生与灭,俱一念。”

落地一瞬,无可名状的气机竟使空间失力,乾坤倒悬。

化地为天,化天为地,哪怕只是一瞬,都令在场众人心惊,无可赞叹的伟力,让其眼前一切,都因此变得渺小起来。

“神者,槐王。”

对于白秋霜的提前出关,天者稍作思考之后,排除了安慰对方一番的选项。

再观对方气态,分割而出的本源应已靠万妖炉补全,这他就放心了。

而天者其他的排布,经过发酵之后,与白秋霜是否还在闭关,其实关系已经不大了。

只能说出关了更好,天者行事上能少几分顾忌,多几分硬气,有些事情让白秋霜去谈也更合适。

“天者,这段时日辛苦你了。”

天者这办事效率,白秋霜是心服口服,没有所谓条条框框约束的大天使长,这效率是真没得说。

这才多久,解封天阎魔城,解放号天穷,通过在背后操作魔王子,把苦境的局势安排的明明白白,在拿下圣魔元史之后,又来中阴界拿下太易之气。

很多事情,亲身面对之后,会比单纯的信息传递来得震撼。

看着一旁被天者谈妥的缎君衡,白秋霜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,就和睡醒之后发现自己躺赢了差不多。

将魔剑阎帝归鞘收起,白秋霜话锋一转,继续说道

“这位是?”

“为神者分忧,是我之本分。这位是中阴界灵狩,缎君衡先生,魔剑阎帝威能再进,也是多亏先生的帮忙。”

缎君衡之能为,堪称中阴界之首,天者对其很是欣赏,甚至有考虑过把人挖回死国。

所以两人见面之后的交涉很是顺利,他也看出了对方身上肩负的责任,但这都不是问题,中阴界这地方,以死国现在的国力,将其攻下再造不是难事。

而中阴界之价值肉都到嘴边了,能吃当然要吃。

所以天者以引荐的方式,将其介绍给白秋霜之后,又向缎君衡介绍了白秋霜两人的身份。

“缎先生,这位便是我境最高权威,号,死国之神,这位是我境槐王。”

“缎君衡见过两位,如今太易之剑已成,不知神者降临中阴界,可是有要事?”

对方这能为世所罕见,起码缎君衡活了这么多年是没见过,单凭那一手天地颠倒,便足以看出,对方之能为远在天者之上。

而天者之能为,在缎君衡判断之中,以其一人之力攻下中阴界,不是难事。

这事由不得他不重视,人生就像是一场豪赌,而此时的他,可能会一念之差赚得盆满钵满,也可能一念之差输到血本无归。

“要事吗?攻下中阴界算吗?”

不同于从苦境到中阴界,从死国到中阴界的过程要比较麻烦,哪怕开辟两境通道,也因为中阴界之鬼祸与环境,危机四伏。

有功体护身的高手还好说,但也需要防备中阴界的控灵术。

同样,若想对中阴界大规模用兵,少不了要借助碎岛的玄轲战船帮忙。

“还请神者莫要与我开玩笑。”

就对方的级数,攻下中阴界轻而易举,但这样做的后果,对中阴界来说,称之为灭顶之灾亦不为过。

加上中阴界这地方贫瘠的很,也没什么特产,阴兵和鬼祸对中阴界而言是难事,但对其他境界可未必。

缎君衡想不明白,这地方有什么吸引人的

总不能是天之厉的封印吧?这么一想好像也不是不可能。

“本座一向以诚待人,中阴界宙王志大才疏,多疑暴虐,致使中阴界百姓民不聊生。

若中阴界划归本座治下,相信情况会好很多。”

中阴界的作用,来自于其地理位置,来自于其职能。

作为唯一能被人为操作,涉及生死轮回之所,加上此地之鬼祸,其中的可操作空间,能为死国带来的利益,更甚于先前伐灭的火宅佛狱与慈光之塔。

“神者对我境知之甚详啊。”

对方毫不掩饰对中阴界的了解,让缎君衡在心里捏了把汗。

“神之眼下,这世间少有秘密。”

相较于外界因素,中阴界内部的问题,更令白秋霜感到麻烦。

宙王这做人是真的失败,若是没有功体护身,怕是骨灰都剩不下。